第985章 離去(1 / 2)



推荐阅读:

【】

大帝叩天門。

若是尋常門扉,這一記攻擊就足以讓整座門煙消雲散,但穹頂上的這扇天門乃是絕地天通的造物,是一萬年前數位大帝與人間諸多頂尖大教聯手打造的絕頂法器,雖然無法得知鑄造此門的過程,但若是仔細分辨,就能輕易地從天門中分辨出數種神材,像是琉璃凰金,青淚滴石,龍紋神鐵,這都是在人間絕跡很久的神物,也是大帝們鐘愛的鍛造帝器的材料,不過就算是打造帝器,這些神材一般也隻用巴掌大的一塊,此時卻毫不心疼地用在一扇門上,由此就能看出此門的珍貴和堅硬,所以即使是立於眾生之巔的大帝,也極難撼動它。

天門成功地把天庭困住了一萬年,而這萬年來,唯一一位能打開此門的就隻有那位號稱攻伐天下第一的劍仙了,事實上人間能有幸窺見這扇門扉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萬千文字化成的洪流衝撞在天門上,它微微搖動,濺起的漣漪讓天空看起來如水麵一般飄忽不定,但天門本體輕鬆地承受了這一記攻擊,並沒有任何出現任何傷痕。

新生的儒帝心神微微一凜,在萬年前,他就是人族最頂尖的半帝之一了,雖然極少踏足前線,但他對人族諸帝們的計劃還是有耳聞的,他清楚諸帝對於這扇天門投注了多麼大的心血,也知道為了煉製此門,足足耗去了可以打造十個頂尖大教的神材,但那隻是印象罷了,當他自己站在這扇門前時,他才真正意識到這扇天門的棘手。

他的目光在那個劍孔上流連了很久。

那位劍仙果然很強。

他輕輕歎了一口氣,對手是一扇天門,是一個死物,見賢思齊這種可以逆天的秘術完全失去了作用,而儒家也更擅長神識秘法,對於硬碰硬的戰鬥,儒家並不是行家裡手。

他靜靜佇立片刻,雖然有些不甘,但他並不是一個好麵子的人,當知道事不可為時,他也沒興趣一條路走到南牆,非要以自己的實力打破這扇天門,他可不想等撞個頭破血流後再承認自己沒法轟開它。

證明自己?

一萬年前以半帝之境斬落妖祖,早就已經證明了他的不凡。

而且那三千年的戰爭裡,他見過太多的生死離彆,也讓他學會了現實,與其賭氣想要打破天門,還不如老老實實地受了那人的恩惠。

他伸手在胸口摸索片刻,尋出一塊隻有半個拳頭大小的玉碟,他低頭看了片刻,有些恍惚。

他發現自己在祖村中醒來是五千年前的事,生養他的村子早已化成了一片渺無人煙的荒地,而他孤身一人,靜靜地躺在一個倒塌的老屋中,就好像過去的一切都是一場夢幻,他環視廢墟,又低頭看看自己躺著的老屋,忽然有些哭笑不得,救下他的那個人顯然不知道哪棟房屋才是他的老家,就隨便將他放進了一個老宅,事實上這間屋子並不是用來住的,而是當地人用來供奉祖先的,老屋後麵本應還有一個專門供奉牌位的祖廟,但此時早已埋於地下了,隻剩下人高的荒草和荊棘。

老儒還記得自己醒來時的迷惘和孤獨,他是萬年前的遺落者,他認識的人要麼已經死去,要麼與諸帝打上了天穹,唯一陪伴著他的,就隻有放在他心口處的這張玉碟。

他沒費什麼力氣就認出了玉碟的主人,也知道了它的作用。

它是一把鑰匙,世間僅此一枚的鑰匙。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