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看书网 > 玄幻魔法 > 帝世無雙 > 第兩千三百三十六章 特殊的晶石!

第兩千三百三十六章 特殊的晶石!(1 / 2)



推荐阅读:

【】

不是說夏淵和血池炎侯已經沒有力氣跑路了,而是因為到了這樣的時刻,他們已經無法接續跑路了。

很簡單,因為他們終於遇到了一群可怕的虛幻秩序生靈!

是的,都是無比可怕的虛幻秩序生靈,任何一尊都要比起血池炎侯更加強大了,如果要是血池炎侯極致瘋狂的話,那麼也許可以對抗這些虛幻秩序生靈之中的一尊,但要是還想著有所暴露的話,那麼或者血池炎侯不是這些虛幻秩序生靈之中任何一尊的對手!

而且,最為重要的一點就是此刻這些虛幻秩序生靈的數量,真的很多很多。

足足,上千尊!

上千尊啊…

這樣的一些虛幻秩序生靈,如果要是血池炎侯單獨遇到的時候,那麼就算是血池炎侯如何瘋狂,那麼也是會感到絕望的,因為這完全不是一個等級的對抗。

而此刻,就算是有著夏淵在身邊,血池炎侯麵色同樣也是難看到了極致。

這些虛幻秩序生靈的速度都是奇快無比的,起碼比起血池炎侯來,更快一些!

血池炎侯知道,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話,那麼夏淵是完全可以跑掉的。

可現在…

來到這裡已經過去了七天時間了,這七天時間之中,血池炎侯得到的好處是無法想象的。

說實話,在這樣的地方呆的時間越長,收獲就越大,而血池炎侯就越是不想離開。

但血池炎侯知道,自己的存在已經嚴重拖累了夏淵了。

如果不是因為自己的緣故,那麼也許夏淵到現在為之,基本上都不會浪費多少的力量吧。

正是因為需要照顧自己,所以夏淵遇到很多的虛幻秩序生靈時候,隻能選擇戰鬥。

隻不過,之前的時候遇到的那些速度較快的虛幻秩序生靈,其實實力都是一般的,而且本身的數量也十分有限,最多不會超過百尊的時候,所以夏淵出手可以斬殺,而不會擔心吸引更多的虛幻秩序生靈到來。

但是這一次…

血池炎侯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看向了夏淵。

“夏淵,這些日子裡麵多謝你了…”

聽到這話,夏淵微微一愣,而後他知道血池炎侯要做什麼了。

隻是…

夏淵卻沒有阻止。

因為夏淵知道,這一次如果估計真的十分危險了。

因為這些虛幻秩序生靈要是針對血池炎侯的話,那麼就算是自己出手守護著血池炎侯,估計也會讓對方受到重創的。

所以,如果要是血池炎侯離開的話,那麼才是最穩妥的做法。

畢竟,修煉的秘境在淨蓮天台之中還有很多,錯過了這一次,隻能說可惜,但是接下來在其他的那些秘境之中,還是可以得到提升的。

這一點夏淵清楚,血池炎侯也是清楚的。

不過,就是比較可惜罷了,要是比起生命安全來,其他的一切都不算什麼了。

雖然在這裡隕落不是百分百必死的,可足足三成多的死亡率,還是足以讓血池炎侯放棄冒險了。

這可不是之前的時候,這樣的時候如果要是還選擇拚命的話,那麼血池炎侯就不是瘋狂,而是瘋子了…

血池炎侯輕輕一笑,下一刻直接溝通了自己本源之中那一絲的印記。

然後…

夏淵看著血池炎侯,而血池炎侯看著夏淵。

隻是此刻的血池炎侯麵色卻已經難看到了極致。

夏淵麵色無比的淡然,不過在他的眼底深處還是出現了一絲無奈。

“是不是沒有任何的反應…”

血池炎侯沉默,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是的,沒有任何的結果,絲毫的結果都沒有。

血池炎侯已經感受清楚了。

在這其中,是一點氣息都沒有,什麼都沒有,完全沒有!

這樣的結果,讓血池炎侯真的有些絕望了。

“這裡,有限製…”

沒反應隻有兩種情況,第一種就是外麵的那些大佬放棄了自己。

當然這種情況隻是在血池炎侯腦海之現一下就消失了,因為血池炎侯知道那些大佬是不會放棄自己的!

就算是他們打算放棄自己,也不可能放棄夏淵的。

更彆說,現在還是處於那秘煌之約即將開始的時刻,更加沒有任何的可能放棄自己和夏淵了。

所以,隻有第二種可能了,那就是此地無比的特殊,讓所謂的溝通成為了笑話。

“果然如此啊!”

夏淵深深歎息,無儘的歎息。

果然,這種情況自己又遇上了。

隻是,現在夏淵是真的沒有辦法了。

這是夏淵最擔心遇到的情況,同樣也是夏淵最為無奈的情況。

可夏淵,是真的沒有絲毫的辦法。

他,現在也隻是一尊頂尖的妖孽而已啊…

“現在,怎麼辦啊!”

血池炎侯眼中閃過了一絲緊張的色彩。

雖然血池炎侯不怕死,甚至在很多時候是比起夏淵還要更加瘋狂的存在。

但可惜,這不代表血池炎侯就是一個傻子,就是一個瘋子,就是一個真的什麼都不害怕的白癡啊!

能夠不死的情況之下,誰又願意死去呢?

“小心點吧。”

“我們,隻能等到這秘境的力量耗儘了…”

這些秘境運轉都是需要無數力量支持的,一旦等到這些力量好近的話,就算是夏淵他們不想出去也沒有辦法了。

況且,等到這裡的力量消耗的差不多之後,那麼估計這所謂的封印屏蔽手段也不會存在了。

“至於說我們…”

夏淵認真無比的看著血池炎侯:“千萬不要隕落!”

“我有一種預感,如果我們要是隕落在這裡的話,那麼——”

“就會真的隕落了…”

什麼三成!

不存在的!

夏淵有著一種預感,那就是如果自己和血池炎侯真的隕落在這裡的話,那麼就是真的隕落了,而且還是那種時空長河之中都找不到印記複活的隕落!

聽到夏淵的話,血池炎侯麵色狠狠一變。

這一點之上,血池炎侯還是相信夏淵的。

因為身為一尊少年至尊之中的頂尖存在,血池炎侯也是有著一種直覺存在的。

而此刻,他也是感覺到,這裡似乎充滿了一種驚世的大詭異和大恐怖!

要是自己真的在這裡隕落的話…

那麼夏淵說的,可能都是真的!

“先彆想這些了,應付過眼前的危機在說吧!”

夏淵抬起頭,看著那上千尊幽魂一般的虛幻秩序生靈,眼現了一絲冰冷的色彩。

而旁邊的血池炎侯,則是沒有在猶豫,直接將自己的那些頂尖裝備全部穿戴上了。

這些裝備,都是造化級彆的裝備!

不過卻隻是一些比較普通的造化裝備。

畢竟,造化至寶的存在,就算是在王階道統傳承之中也是無比珍貴的。

如果是夏淵的話,還有希望得到一件或者兩三件的造化至寶賜予,但換成是血池炎侯的話,那麼沒有太大可能。

不過,淨蓮天台還是為血池炎侯裝備了一些造化裝備。

是的,就是一些…

看著上上下下將自己完全武裝起來的血池炎侯,夏淵也是有些期待自己的造化六件套成型之後,自己穿戴之上會是何等的強大了。

有著一件造化裝備,哪怕隻是造化靈寶的存在,那麼血池炎侯的實力也是可以提升不少,甚至提升一個等級的。

而現在這足足五件造化裝備的幫助之下,血池炎侯絕對可以提升一階多的實力!

不要小看這一階多的實力,於這樣的時刻,這簡直就是一種本質的蛻變!

一階的實力,在那些虛幻無儘混沌之中,幾乎就是等於一尊出道境和超脫境之間的差距,實際上是無比巨大的。

之前的時候,血池炎侯如果要是爆發出全部的威能來,也許最多隻是可以對抗這些幽魂虛幻秩序生靈之中的一尊而已。

但現在,提升了這足足一階之後,血池炎侯的實力已經無比可怕,起碼對付十幾尊幽魂虛幻秩序生靈,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

對於正常的生靈而言,提升一個小階,本身都是本質的蛻變了,而對於血池炎侯這樣的頂尖少年至尊而言,這一個小階,足以讓他的戰力十倍的提升上去!

如果要是血池炎侯真的完全爆發的話,那麼就算是幾十尊幽魂虛幻秩序生靈,估計血池炎侯也是可以對抗的。

“你無需出手,自保就是了…”

夏淵擔心血池炎侯一時間衝動,直接殺上去。

是的,現在的血池炎侯是挺強大的了,但是如果要被這些幽魂虛幻秩序生靈圍殺針對的話,那麼就算是血池炎侯可以在強大一個層次,那麼也是枉然的。

最終的結果,肯定就是被這些幽魂虛幻秩序生靈輕易的擊殺。

到了這樣的時候,夏淵也不需要顧忌血池炎侯的感受了,如果要是血池炎侯非得去找死的話,那麼夏淵也不會攔著。

當然,如果血池炎侯要是聽自己安排的話,那麼夏淵是絕對不會放棄血池炎侯的。

夏淵看著血池炎侯,而血池炎侯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點了點頭。

雖然血池炎侯瘋狂,但血池炎侯不是瘋子,不是白癡。

什麼時候該做什麼樣子的事情,血池炎侯還是知道的…

就在夏淵和血池炎侯溝通交流結束的時刻,虛空之中地麵之上,那些幽魂虛幻秩序生靈已經直接出手了。

恐怖的不詳氣息完全爆發,瞬間彌漫了周圍的空間。

血池炎侯麵色一變。

這不祥的氣息實在有些太過濃鬱了,處於這樣的環境之中,你就需要分出大部分的力量來抵擋這種力量的入侵才行。

不過…

血池炎侯也是有著底牌的。

當然這些底牌和之前的那些造化裝備一般,都是淨蓮天台提前給他準備的好的。

不僅僅血池炎侯有,夏淵也有,不過夏淵不需要就是了。

一塊透明的寶玉就這樣出現在了血池炎侯的手中,而後被血池炎侯直接粉碎,刹那間無數的光明氣息出現,瞬間在血池炎侯身體周圍形成了一個透明的罩子。

而這罩子出現的瞬間,已經將那些可怕的不詳氣息完全割裂了。

當然,這隻是暫時的。

時間一長,這罩子就會碎裂。

所以,是否可以堅持下去,不是看他血池炎侯可以堅持多久,而是看夏淵的了。

那邊的夏淵,終於還是放開了。

這時候,不放開已經不行了,如果他還有所保留的話,那麼夏淵知道血池炎侯是絕對無法支撐到自己將這些幽魂虛幻秩序生靈斬殺的。

所以…

頃刻間,一道道恐怖的殺伐就這樣出現,瞬間彌漫天地之中。

無數詭異不祥的氣息直接伴隨周圍那無數的力量,被夏淵直接吞噬。

隻是可惜,這些不詳的氣息雖然恐怖詭異,但對於夏淵卻無法造成哪怕絲毫的影響。

在進入到夏淵身體的一瞬間,就被完全徹底的分解,直接成為虛無了。

這些詭異的不詳氣息,對於夏淵不會造成哪怕絲毫的影響,這就是夏淵的強大,也是夏淵在這樣的環境之中,最大的優勢所在。

而這一刻夏淵出手,一拳之下打爆蒼穹!

這才是全力之下的夏淵!

是全力,但不是極致,這一點血池炎侯還是可以分的清楚的。

可就算隻是全力下的夏淵,血池炎侯依然還是震顫了!

因為血池炎侯從未想過,夏淵的實力竟然逆天到了這樣的程度!

是的,除了逆天兩個字,血池炎侯已經想不到其他的了。

這樣的夏淵,實在可怕的有些過分,而且還是過分到了極致了。

血池炎侯知道,之前的時候夏淵和他戰鬥,根本就是沒有拿出一點真正的實力來啊!

而此刻,當麵對這危機的時候,夏淵才算是真正意義上完全綻放了。

是的,真正意義上完全徹底的綻放了。

恍惚之中,漫天都是那種極致璀璨的可怕殺伐,在這虛無之間不斷的晃動。

諸天星辰不斷墜落,漫天都是黑暗的沉淪和光明的交織。

無數的雷劫閃動,那一道道可怕的颶風似乎將整個時空都要徹底的割裂。

而恍惚之中的一個瞬間,血池炎侯似乎看到無數的長河從時空之現,那是可以冰凍億萬的可怕長河,河水流淌之處,一切都被徹底的冰封!

紅色的火焰不斷的灼燒整個虛空,不斷灼燒整個天地,那種璀璨震撼的畫麵,是血池炎侯一生都不會忘記的!

這,才是夏淵的實力啊!

是的,這才是夏淵真正的實力啊!

之前的時候,血池炎侯並沒有想到那麼多,但是此刻血池炎侯才意識到,當夏淵全力催動法師威能的時候,竟然會是如此的可怕!

當初夏淵動蕩的禁忌法術,也隻是幾萬。

而現在,卻是足足幾十萬!

是的,幾十萬的禁忌法術!

這一點,已經超出了血池炎侯的想象極致了。

瞬間,這幾十萬的禁忌法術就這樣降臨了。

直接完全徹底的轟擊在了這天地之中,出現在了那諸多幽魂虛幻秩序生靈的周圍。

瞬間,虛無一切!

一道又一道的恐怖法術不斷疊加,那些幽魂虛幻秩序生靈發出了一種詭異而鋒利無比的尖叫,那聲音響徹了整個蒼穹。

血池炎侯在震顫,不僅僅是因為夏淵法術的可怕威能,同樣也是因為這種嚎叫之中攜帶的那種對於靈魂的震顫!

這些幽魂虛幻秩序生靈,雖然不是最頂尖的虛幻秩序生靈,和之前的那藤蔓萬丈虛幻秩序生靈相比,有著巨大的差距。

但,依然還是無比的可怕恐怖了,依然還是讓人足夠靈魂的震顫了。

禁忌法術是強大,可如果說想要憑借禁忌法術,就將這些幽魂虛幻秩序生靈徹底抹殺的話,還是不可能的。

當然,對於大部分的幽魂虛幻秩序生靈而言,這些毀滅已經是徹底性的了,但是這足足上千幽魂虛幻秩序生靈之中,也是有著幾尊實力無比強大的存在。

他們,明顯比起周圍的那些幽魂虛幻秩序生靈來,強大了不隻是一個層次!

雖然,距離那萬丈虛幻秩序生靈還是有著一定的差距,可如果要是比起其他的一些虛幻秩序生靈來,這幾尊可怕無比的幽魂虛幻秩序生靈明顯已經強大太多了。

相當的可怕,相當的恐怖,所以夏淵在出手的一瞬間,在那些恐怖的禁忌法術完全爆發結束的一瞬間,已經直接出現在了那幾尊幽魂虛幻秩序生靈的身邊了。

雖然這些禁忌法術,如此分散的情況之下想要斬殺那幾尊幽魂虛幻秩序生靈還是不可能的,但卻已經足以給他們無儘重創了!

是的,就是重創!

頃刻間,這幾尊幽魂虛幻秩序生靈都是出現了無數虛幻,似乎下一刻就要崩潰一般。

而就在這一刻,夏淵出現,瞬間降臨了。

一拳殺出,天崩地裂!

夏淵的眼中都是瘋狂無比的色彩。

這強大的一拳之中,彙聚了那無上之力,瞬間綻放的力量甚至比肩夏淵極致時刻的威能了!

毫無疑問!

那尊幽魂虛幻秩序生靈就算是在可怕,但是麵對夏淵這樣無敵至強的一擊,還是沒有任何的抵抗之力!

一拳之下,徹底的轟殺!

完全沒有任何其他的可能,完全沒有其他的方式!

就這樣,虛無了!

隻是,當這一次轟殺之後,其他的那些幽魂虛幻秩序生靈已經反映過來。

一聲嚎叫,不僅僅隻是在震懾夏淵,似乎同樣也是召喚其他的那些可怕的幽魂虛幻秩序生靈!

然而十分可惜,之前的時候當這幾尊幽魂虛幻秩序生靈嚎叫的時刻,是可以讓諸多的幽魂虛幻秩序生靈都是相應的。

但現在…

當發現沒有任何幽魂虛幻秩序生靈相應的時刻,那幾尊最為強大的幽魂虛幻秩序生靈看了過去,而後看到了…

之前,那是足足上千尊幽魂虛幻秩序生靈,何等的可怕強大!

就算是強大如夏淵的存在,都是會感到一絲棘手的。

可是現在…

僅僅隻是過去了這樣短短的時間,曾經那無數的幽魂虛幻秩序生靈,剩餘的數量甚至連十尊都不到了…

是的,隻有十尊不到的幽魂虛幻秩序生靈了…

而這十尊幽魂虛幻秩序生靈,似乎也不好過。

就算是他們擋住了之前夏淵那足足幾十萬的禁忌法術,但其中充盈的那些禁忌之力,還是讓這些幽魂虛幻秩序生靈受到了重創。

那,畢竟是禁忌之力,是真正處於一切力量最巔峰的禁忌之力啊!

在這樣的禁忌之力下,任何的一切存在,都不是對手!

現在已經不是那混沌的時代之中了,那個時代之中,也許存在了很多的無上之力,而這些無上之力都是超越了禁忌之力的存在。

任何一道無上之力的恐怖都是無法想象的。

禁忌之力在他們的麵前自然不算什麼。

可現在,不是曾經啊!

禁忌之力…

那就是代表的幾乎力量的極致層次,是無敵的層次。

所以,當麵對那可怕的禁忌之力時刻,這些幽魂虛幻秩序生靈完全不是對手,瞬間就被徹底完全的鎮壓了,而就算是沒有被鎮壓,同樣也是受到了重創,無儘的重創!

夏淵的眼中,帶著一種淡然的色彩。

似乎眼前的一切和他沒有任何的關係一般。

這,就是夏淵的強勢之處。

而對麵那幾尊頂尖幽魂虛幻秩序生靈,如今的時刻已經似乎意識到,夏淵不是他們可以對抗的了。

隻是,這些頂尖幽魂虛幻秩序生靈並非是之前那幻境之中,遇到的那些已經產生自我意誌的虛幻秩序生靈。

他們——

應該說是它們,本身就不存在什麼本源的意誌。

所以,遇到危險之後,它們隻是會更加的瘋狂,而不是選擇逃走的。

因此,此刻這剩餘的幾尊頂尖幽魂虛幻秩序生靈都是瘋狂的朝著夏淵衝殺而去!

如果這幾尊頂尖幽魂虛幻秩序生靈要是還處於自己最為巔峰的時刻之中,那麼就算是夏淵,也未必可以在短暫時間之中拿他們怎麼樣。

但現在,不是!

要他們,絕對不是自己的巔峰時刻,甚至遠遠不是自己的巔峰時刻。

如今的這些頂尖幽魂虛幻秩序生靈,都是已經被夏淵的禁忌法術重創了。

所以…

就算是幾尊頂尖幽魂虛幻秩序生靈一起出手,瞬間來到了夏淵的麵前,就算是此刻這幾尊頂尖幽魂虛幻秩序生靈展現出來的實力和氣息力量,依然還是無儘恐怖,依然還是可怕到了極致的存在,然而當他們麵對夏淵的時刻,依然還是如此的無力!

沒錯,就是無力!

完全,不是夏淵對手。

隻是在接觸的瞬間,竟然就這樣被夏淵直接輕鬆的一拳粉碎了。

接下來,夏淵麵對這幾尊頂尖幽魂虛幻秩序生靈時候,完全就是一場屠殺了。

這一次,夏淵可不敢在有任何的猶豫和保留,直接就是將自己最為強大可怕的力量完全綻放出來了。

因為夏淵此刻已經清晰的感受到,周圍的時空之現的那種漸漸變得更加濃鬱的絕望和深淵氣息,那種恐怖的不祥氣息了。

夏淵知道,不遠之外,肯定有著其他的虛幻秩序生靈正在不斷的靠近,而在這其中,甚至可能有著不弱於之前那萬丈和藤蔓虛幻秩序生靈一般的無上虛幻秩序生靈!

所以,速戰速決!

天地沉淪,黃昏降臨。

這是一個何等可怕的世界,無儘璀璨的光芒不斷在這時空之中猙獰閃現。

那種動蕩的氣息,讓人無法描述無法形容。

似乎,隻是一片黃昏的世界,可是當血池炎侯看到之後,卻仿佛就是感受到了整個無儘混沌的黃昏降臨!

這是,一念黃昏碎,曾經時刻夏淵也是用這樣的一招,直接將血池炎侯鎮壓的。

他記得清清楚楚。

可就是因為記得清清楚楚,當此刻血池炎侯在一次感受到這一念黃昏碎的無上威能時刻,他才是無儘的震撼,才是感受到那種心底深處的恐懼啊!

沒錯,就是恐懼,無儘的恐懼!

除了恐懼之外,頂尖幽魂虛幻秩序生靈已經想不到其他了。

這比起當初對抗他的,或者說當初夏淵碾壓他的時候,強大了何止十倍百倍啊!

明明是暮色黃昏,代表了死亡和消失的色彩,但是此刻綻放的瞬間,卻有著一種讓人無法直視的璀璨!

實在,太過震撼。

而後,消失了,寂滅了!

血池炎侯清楚看到,那幾尊衝向夏淵的頂尖幽魂虛幻秩序生靈,就這樣完全的虛無,徹底的消失在了天地之中。

可怕,可怕,無儘的可怕!

這,才是夏淵以修煉者身份發動的,那最為恐怖強大的蓋世一擊啊!

之前的法術,讓血池炎侯見識到了夏淵的法師極致威能,而現在則是讓血池炎侯知道了夏淵的修煉者極致威能。

這,就是夏淵…

消失了,徹底的消失了,一切都結束了。

之前那可怕無比的諸多幽魂虛幻秩序生靈,在這短短的時間之中已經被夏淵完全的粉碎了。

最新小说: 我的廢材學院 黑月光逆襲手冊(快穿) 換骨術 修仙奇緣傳二 潘德的預言之千古一帝 本元一往事 漫威裡的次元餐廳 炮灰千金強勢回歸 走錯片場的2010 春日野望